当前位置: 首页» 宣教之窗
山东宁津建大学生暗访队治庸 曝光7名一把手
发布时间:2011-05-05    新闻作者:    阅读:     【字体:  

原宁津县药监局办公室副主任李某某办公时间网上聊天,被撤职;原宁津县保安公司一人员,着保安服装网吧玩游戏被辞退;宁津县宁津镇三人打牌一人围观,全县通报批评……
这是德州市宁津县自去年5月底针对政府人员刮起的治庸风暴,当地纪委部门在全县轮选人际关系简单、对工作充满激情的外地刚毕业大学生,配备暗访仪,在全县各机关、乡镇暗访。至今,查处64名工作人员,其中辞退2人、撤职1人、调离工作岗位1人、待岗培训9人。
刘培强
当地选刚工作大学生组暗访队治庸一年
查处64人 其中 2人被辞退1人被撤职
女纪委书记上任治庸
对于德州宁津这座只有40多万人口的小县来说,从去年至今政界一直延续的治庸风暴,有着当地的背景因素。
有着1400多年历史的德州宁津,为全国有名的“杂技之乡”和“蟋蟀之乡”,民富县穷,2009年地方财政收入仅有1.75亿元。
去年3月1日,宁津县县委书记孙起生走马上任,这位拿着“亮剑精神”谋发展的县委书记,直言当时压力极大,整夜很难睡个囫囵觉,其中行政服务环境是其重点考虑方面。宁津县委将当年定为“干部作风建设年”,今年则定位在“干部作风提升年”,纠风态度异常明晰。
在孙起生到任后的一个多月,新到的纪委书记赵晓静上任,这位年轻的女纪委书记坦承自己原则性很强,“定下的东西,什么都撼动不了”。
赵晓静有着明确的纠风思路,她的第一把火决定从机关病入手。机关病曾被人形象地称之为“平平安安占位子、忙忙碌碌装样子、疲疲沓沓混日子,年年都是老样子。”
去年5月20日,合署办公的宁津县纪委、监察局开始在全县轮选参加“三支一扶”的大学生,从100多人中选中了8个人。
这8名刚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的大学生,之后被抽调到纪委、监察局,当时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在纪委所要承担的具体工作。之后几天内,这8人开始接受培训,此时他们方才明白,自己将要承担的一项具体工作是—暗访庸懒散机关病。
“暗访队”专招单纯大学生
宁津县监察局副局长郑国旗说,当时这8名刚毕业的大学生,大都只有半年多工作经验,选择他们的一个目的就是“单纯”。“从工作上讲,就是态度认真,不会敷衍、搪塞;从生活上来讲,都是外地的,家庭关系不在宁津,没有复杂的人际网络。”
与此相契合的一个细节是,如今这些学生,仍然都被安排在纪委集体食宿。
并且,纪委监察部门每三个月还会对这些人进行轮换,“如果待得时间长,对于很多部门来说就是脸太熟了,对于暗访不利,如今已经换了三批。”
在宁津县纪委,还成立了一个临时性的常设机构—“优化发展环境办公室”,这批暗访人员就在此进行日常工作,如今还有6人5男1女。暗访成员靳保平告诉记者,一般每周他们会把县城的这些机关科室、服务窗口暗访一遍。一般是两人一组,分成三片,之后就由他们自行安排暗访时间。分管此项工作的郑国旗向记者介绍说,对于具体的暗访时间和路线,他个人也不掌握。
原药监局办公室副主任被撤职
去年5月25日,携带暗访笔的这批人员开始首日行动,依据的主要规定为《德州市机关效能责任追究办法》,剑指上网聊天、玩游戏、炒股,工作懒散等机关病。如今,他们的配备更加精良,已经更换为皮包式或纽扣式的暗访仪。
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在机关各科室一开始暗访并不顺利。像优化办人员靳保平、王翠红告诉记者:“我们暗访,必须要进他们的办公室。很多人问我们干啥的,起初真是不好意思撒谎。”
任务是必须要完成的,他们学会了以各种方式与这些单位打交道。如找人、办事等都是自己的理由,目的只有一个,接近这些政府人员看看他们在干啥。他们的包内,放着一张纪委检查证,只有在万般无奈情况下才出示。
当日,安监局、交警队、农业局、公路局、计生局、防疫站、卫生局的8起违规行为被查获。在防疫站,暗访人员就拍到一人看电视、一人在玩游戏。
次日,公路局、民政局12起违规行为被查获。“我们查的,基本上都是有编制的公职人员。而且,要求的是录像中要有人的头像、以及明确的违规行为。”郑国旗说。
当年6月30日上午10时许,暗访人员在药监局办公室注意到,一名女工作人员在网上聊天,当日就被叫到了纪委和监察局,此人为原药监局办公室的副主任李某某。
在县城,熬上这样的一个股级干部并非易事,尤其是对于女性来说。从处理结果看,处罚较为严厉,李某某最终被撤职。
记者在采访时,甚至纪委一名工作人员的母亲也因存在违规行为,而被待岗两个月。
窗口单位的服务态度也是暗访的对象。像当地建行在去年8月31日,明明有工作人员,却只开了两个窗口,从而导致大量人员排队等候,这就被拍录下来。还有邮政储蓄银行为熟人加塞;邮政局人员态度冷漠,对百姓爱答不理等,后均进行了通报批评等处理。
7名“一把手”走上曝光台
对于存在违规行为的这些人员,纪委监察局都会在当地电视台进行实名曝光,赵晓静说:“他们的违规录像中,头像我们都不会打马赛克。”
而当地县委一度也追究过相关单位“一把手”的责任,在当地一次重要会议上,7名县直单位的“一把手”被要求做公开检讨,后在当地电视台进行播出。像宁津县药监局局长就受前文所讲的李某某之累,做了公开自我批评,这名局长当众说:“我看着那些戴红花的领导,觉得心里特别内疚……”
在只有七八万人口的小县城,这样的曝光方式让不少人丢了脸面,但行政作风上的确有显而易见的转变。
郑国旗说,现在这种上网玩游戏、炒股、聊天等问题,今年之后已经很少显现,毕竟更多的公职人员不希望因此而受批评、记过,影响自己的提拔,甚至待岗、撤职。
4月27日下午,记者曾跟随优化办的人员,目睹了他们的暗访过程。在财政局、地税局以及政务大厅,确实未曾见过有明显违规行为的人员。同时,记者注意到,虽然暗访人员会进行周期轮换,但在暗访风暴下,这些公务人员对于纪委的检查模式,已经有所熟悉。像有的人员,看到了夹包的这几名暗访
 


↓ 上一条  国家部委部分80后干部将到北京街道乡镇任职    2011-05-05


↓ 下一条  国务院:地方须比照中央公开“三公”支出    2011-05-06


关闭】 【打印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樱花东路甲2号       邮编:100029
电话、传真:64288281     电子邮箱:jsc@bif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