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宣教之窗
专访武汉大学副校长受贿案
发布时间:2010-07-19    新闻作者:纪检监察处    阅读:     【字体:  
初秋时分,位于珞珈山下的武汉大学掩映在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色之中。如今,位于武大行政楼3楼的陈昭方和龙小乐的办公室大门紧锁,在这幢大楼里,挂着校长办公室牌子的大门几乎都关着门,所有进出办公大楼的人都行色匆匆、噤若寒蝉。
2009年9月3日早晨,新学期开学前三天,59岁的陈昭方像往常一样关门下楼,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迎接他的却是省检察院的两位办案人员。
10天后,陈昭方被正式批捕。同一天,大陈昭方两岁的龙小乐被人从行政楼办公室带走,紧接着他的办公室被查抄,而此前他正在主持一场校内教务会议。目击者说,“龙小乐当时腿软,已经走不动路了,是被架出去的。”
武汉大学常务副校长陈昭方、常务副书记龙小乐是武大的第三号、第四号人物,位至正厅级,地位仅次于校长顾海良和党委书记李健。
领导“前腐后继”
记者经过多方证实独家获悉,武大常务副校长陈昭方和常务副书记龙小乐被抓,与武大后勤保障部部长江建勤被抓直接相关。早在陈昭方和龙小乐被抓前的8月份,江建勤因为涉嫌受贿被湖北省检察院立案批捕。
武大纪委案件检查中心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江建勤今年在6月份就因为涉嫌受贿被湖北省纪委调查,后来案件移交湖北省检察院,但武大尚未对外公布相关消息。
武大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江建勤一直在武大几个重要部门任职,在任武大后勤保障部部长之前,江建勤还先后担任过武大出版社社长、武汉大学驻京办主任和武大师配中心主任。而江建勤的被抓与武大后勤部门另外一个叫陈发明的人有关,此人是武大后勤部门一位副处级干部,一直在武大和外面从事房地产开发,与分管领导江建勤关系密切。当年,陈发明在外面从事房地产开发时因为资金紧张曾找到当时任武大出版社社长的江建勤借过钱,江曾经将几千万公款挪用给陈发明,为此,江建勤得到了几百万好处费。
今年上半年,陈发明由于其情妇的举报被抓,有关部门根据陈发明情妇提供的陈发明的账本和陈本人的交代,遂掌握了江建勤的犯罪事实,而江建勤又供出了陈昭方。
而据武大知情人士透露,在武大陈昭方、龙小乐一案中,除了陈发明——江建勤——陈昭方、龙小乐这条线索外,还有另外一条重要线索,那就是武汉弘博集团董事长巴能军。
据知情人士透露,江建勤除了供出陈昭方外,还供出了巴能军,仅靠江建勤透露的信息,检方还不能完全掌握陈、龙二人的犯罪事实。
巴能军所掌控的武汉弘博集团,靠投资创办独立学院发家,从2000年最早创办武大东湖分校,再到创办中南民大工商学院再到军事工程学院地方学院,一直与湖北高校过往甚密。
10月11日,在天津师范大学出席的学术会议上,武汉大学校长顾海良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称:“陈昭方、龙小乐是在1999年至2000年左右,武大兴建校外学生公寓时出现经济问题的。涉案金额达上百万元。”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这一“校外学生公寓”就是弘博学生公寓。1999年,位于武大校外的能够容纳3000人的武大弘博公寓上马,工程总造价约4000万元。对于投资方老板巴能军,当时并没有这么多钱,巴通过江建勤找到了武大主管财务、后勤的副校长陈昭方,给予鼎力相助,陈昭方便以武大的名义为其在银行贷款提供了担保,使得弘博学生公寓顺利兴建,而陈昭方和江建勤也理所当然地获得一笔丰厚的“回报”。
今年9月初,巴能军在外地因经济问题涉案被捕,随后供出了修建弘博公寓期间巨额行贿的具体细节。至此,在武大陈昭方、龙小乐一案中,两条线索厘清:陈发明——江建勤——陈昭方、龙小乐和江建勤——巴能军——陈昭方、龙小乐。
据武大内部人士介绍,江建勤——巴能军——陈昭方三者逻辑上是很简单的,江上半年被抓在前,巴暑假期间被邀去配合调查,陈在8月底事发,时间上一脉相承;巴是校外学生公寓的承包商、武大东湖分校的投资商,江是武大的后勤保障部部长,公寓项目的管理者,陈更是一切基建工程的直接决策者,在武大东湖分校设立与股权转让过程中也具有发言权。他们三人里应外合,利益上严丝合缝。
“武大狼”陈昭方
对于今日暴露之的“武大腐败案”,其实早就有正直的教职员工以不同方式、不同渠道在向相关上级部门进行。记者见到的一些举报陈昭方材料中,有一份2004年送达中央有关部门的一封举报信中,就列举了多项陈的“问题”。
该举报信称:陈昭方掌握财务后勤部门后,曾经把武大珞涵屯教工家属区房屋建设工程发包给一位前任校长(侯杰昌)的内弟,其内弟有转让给他人,陈从中收取好处费几十万元。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从担任武大经济学院党委书记监副院长开始,每年陈昭方都为自己的亲朋好友、为省、市官员本人或子弟报考武大的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走后门,违反原则批条子或亲自找有关人员联系(指示),降低分数录取或免试,他个人则捞取经纪商、政治上的好处。 除此之外,该举报材料中还反映,2000年,陈昭方分得集资房四室两厅,装修得比其他教授的都好,其实是开发商白白为他装修。
2007年,教育部曾经派调查组进驻武大调查陈昭方,但经过一番调查却得出一个结论,陈昭方在经济问题上没有任何问题。
事实上,在江建勤之前,武大后勤基建领域出现这么多的腐败窝案,陈昭方都能独善其身、安然脱身。“武大后勤出现这么多腐败案,一方面说明陈昭方控制的武大后勤系统是多么的混乱,另外一方面说明陈昭方控制能力和反财务侦查能力多么强,如果不是这次江建勤和巴能军犯事,明年就退休的陈昭方说不定还能独善其身。”
而据武大知情人士透露,陈昭方被关押后,其妻子仍然乘坐陈在职时的专车前往看守所看望陈昭方,可见陈昭方在后勤系统的关系之深。
象牙塔中还有多少“不倒翁”
21日,尽管武大向外界宣布“百万年薪待遇引进院士级人才”的消息冲淡了公众对武大陈、龙二人腐败案件的关注,但二人引发的腐败案仍在这个校园里激荡。
“陈、龙”案发后,武大一些老师表示,与社会上的腐败不同,发生在高校领域的腐败,不仅妨碍了高校正常发展,更可怕的是其直接败坏了校园的风气,而师德师魂的堕落,亵渎了象牙塔原本教书育人的精神。武大一位德高望重的前校长悲痛地说,武大100多年历史,还没有像现在这样“丢人过”。
武大有人士总结到,陈昭方在武大代表了三股利益,第一就是代表了一部分老武大人的利益,陈昭方学习、工作都在武大,高校合并后直到成为武大3把手,以及总会计师,其位高权重;第二,代表了整个后勤系统的利益,长期分管后勤工作,陈昭方在后勤领域人脉甚广,直至在后勤基建上栽了跟头;第三,代表了经管学院的利益,从1974年担任经济系的辅导员到后来经济学院的副院长、党委书记,直到1994年升任武大总会计师,陈在武大经管学院待了整整20年(注武大经管学院前身为经济系、经济学院、商学院),无论是在学院担任领导还是在学校担任要职,其对经管学院的发展都起到重要作用。而经管学院目前也成为武大效益最好的学院之一。2005年,该校1万名学生,创收才3000万元,但到了2008年,该院创收就达到了一个亿,3年业绩翻两番。
陈昭方读书在武大,工作、生活一直都在武大,甚至最后成为武大这个著名学府的领导者一员,可以说陈见证了武大的发展,武大也教育、培养了他,但最后却成为武大的“耻辱”,不能不说是武大的一个悲剧。
“出问题虽然是陈本人,但陈的出事也让武大一些教职员工见证了教育系统在选拔任用人才上的漏洞。”武大一位熟知陈昭方的人士告诉记者,陈本人长期从事行政管理工作,陈的教学和科研能力也不见得出类拔萃。
记者在中国期刊网上检索陈1999年以来发表的论文情况发现,为数寥寥的9篇检索文献中近半数都发表在《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和《经济评论》两本核心刊物上,而这两本杂志的承办方正是武汉大学自身。
陈昭方在武大属于“三朝元老”,当了15年的副校长,期间,武大先后换了三任校长,“陈、龙案”是否会牵扯出更多人,武大很多人士都在猜测。陈昭方、龙小乐二人被抓后,教育部和中纪委在武大召集在职的和退休的副校级领导开会,据与会的一位人士透露,当时教育部有关领导在大会上表示,“现在武大整体领导班子是好的,是值得信赖的”。而同时,相关领导也曾表示,高校反腐成为今后反腐败的重要领域。
 

 


↓ 上一条  大学之痛,痛在哪里——高校腐败的现实困境与制度出路    2010-07-19


↓ 下一条  北京市推进廉政风险防范管理工作经验交流会召开    2010-07-19


关闭】 【打印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樱花东路甲2号       邮编:100029
电话、传真:64288281     电子邮箱:jsc@bif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