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宣教之窗
招标形同虚设 监管严重缺失 安徽四所高校一年13名干部落马
发布时间:2011-04-12    新闻作者:    阅读:     【字体:  
他们中,有的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有的是大学教授,有的是高层管理人员,但却纷纷因校园工程的“上马”而“下马”。仅去年一年,安徽省芜湖市检察机关就查处了当地4所高校工程建设环节贿赂犯罪案件38件,查处副处级以上干部13人。当前一些高校建筑招标流于形式,黑幕重重,监管缺失,涉案人员钱权交易和权色交易交织,严重玷污了“象牙塔”下的神圣殿堂,也为校园工程安全留下隐患。
作案手段突破“一送一收”
安徽商贸职业技术学院原院长方光罗,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教育部商业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去年检察机关立案查明,方光罗在新校区建设期间,先后36次收受赵蔚静(已因行贿罪被判刑)等6人所送现金和财物,折合人民币71万多元。据办案人员介绍,除了收受贿赂,他还同三名女工程承包人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并为她们谋取利益。今年3月9日,方光罗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这名在学术界享有盛誉的副厅级干部,最终拜倒在金钱和石榴裙下。
安徽师范大学曾家柱,在担任该校新校区建设指挥部工程办主任和指挥助理期间,从2001年新校区建设开始,他经手的每个大小工程项目都要收受贿赂,可谓雁过拔毛,去年案发时,检察机关查明他收受贿赂达92.5万元。
参与案件侦查的芜湖市弋江区检察院反贪局长鲍维民告诉记者,由于涉案人员多为高校高级知识分子,其作案手段更为狡诈、隐蔽,已突破传统的“一送一收”形式。他们中,有通过装修房屋仅支付一部分费用受贿的,有不缺钱却向行贿人“借钱”购房、买股、买车受贿的,有向行贿人高价出售住房受贿的,有采取与行贿人一起赌博的手法收受贿赂的,也有人将小部分受贿款交公来掩饰受贿犯罪。
施工非法挂靠层层分包
记者调查了解到,近年来,因为扩招,各高校纷纷扩建,建设规模大,投入资金多,监管工作却不到位。据介绍,由于安徽省几乎所有高校同时进行新校区建设,教育主管部门只能从宏观上对工程建设进行监督管理,建设资金筹集等具体建设事宜基本由各高校自主决定和解决。不少高校基建工程不经过招投标,而是议标决定建设单位,即使招投标也形同虚设。
“尽管按规定采购应该实行招投标,但从办案情况看,一些高校仅对部分工程公开招标,主要是一些利润低、工程透明度很高的土建工程。”参与办案的芜湖市鸠江区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叶森说,“即使实行招投标,也不是严格依法办事,而是热衷于收取一定的招投标管理费。如,安徽商贸职业技术学院在委托芜湖市相关部门招投标时,招投标只确定前两名入围单位,最后的中标单位还是由学校定,存在很大的弹性空间。”
安徽商贸职业技术学院的园林绿化工程在议标一开始时,赵某报价600万元,得到好处的高校负责人方光罗私下透露学校心理价位在400万元左右,同时还告诉赵某,为使投标时不出现反对的声音,还应找一找新校区建设领导小组其他成员。方光罗还介绍赵某认识了副院长金跃武,赵某又找了总务处长骆泽敬、副处长赵浪等人。赵某报价409万元。而其他单位的最低报价是387万元,按说应是最低价单位承揽工程,实际上该工程最后还是由赵某承揽。但为了防止投诉,赵某在签合同时以387万元承揽,而到最后经学校多次追加工程量,决算时工程额达700多万元。
据办案人员介绍,这些高校建设的施工环节还普遍存在非法挂靠、层层分包现象。行贿人大多系个体包工头,无施工资质,采取挂靠他人公司的名义承接建设工程,再化整为零,将工程分包给一些个体施工队施工,工程质量根本无法保证。如安徽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教学楼完工后屋顶即漏水,无法使用。

 


↓ 上一条  西城检察院调研发现——贪污受贿大案“35岁现象”增多    2011-04-11


↓ 下一条  审计署:12年审计发现1.8万名问题干部受多种处分    2011-04-13


关闭】 【打印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樱花东路甲2号       邮编:100029
电话、传真:64288281     电子邮箱:jsc@bift.edu.cn